樓下的鄰居媽媽,自我們二十年前搬來這與他們為鄰開始,不時看到她撿外面人家不要的東西回來。有時候我家大掃除丟棄的桌子,隔天就出現在她家。撿回來的東西不計其數,也千奇百怪。

有超大魚缸,我爸說我們公寓式的房子其實不該擺放那麼大的魚缸,加水之後重量很重,對整個屋子的結構不好。還撿過摩托車,那車原本該是已經分崩離析了吧…她用橡皮帶把整台車五花大綁,奇的是,還真能騎耶~

有一天下班一進門,我娘語重心長的對蘇嬌黛說:「妹妹是幸福的孩子呀~」接著說樓下的媽媽撿了個孩子回來。我心想「好樣的,竟然連小孩也可以撿!」。剛好我娘要下樓去拿蘇嬌黛的便當盒回來,我跟著下去看看那孩子。

門一開,鄰居媽媽身後站了個小男孩,看起來比蘇嬌黛大不了多少,剛剛會走路的樣子,一點都不會認生,看到我們很開心的樣子。孩子的媽年紀很輕,二十初頭吧,聽說跟個實習醫生在一起之後,未婚有了這個弟弟,卻在懷孕到一半,實習醫生車禍身亡。因為男方家人不承認這個女的,她又不敢回家跟爸媽認錯,於是獨自住在實習醫生留下來的房子,撫養這個遺腹子。

問題是,怎麼獨立撫養?她總要工作吧?接下來的故事真是聽得我火冒三丈餒。鄰居媽媽說因為她之前的工作不能把孩子帶在身邊,於是她把襁褓中的嬰兒獨自留在家裡,中午休息再溜回家餵他喝奶,再溜回去上班。弟弟開始會爬行後,把整間房子弄得都是屎尿,她才換工作去擺攤,把孩子一起帶著。旁邊其他的攤販也會幫忙她照顧小孩。有時候這個攤的老闆帶回去顧兩天,明天再換另個攤帶回家。現在小孩的媽在鄰居媽媽開的餐廳工作,一樣是隔幾天就讓別人帶回去住上幾天,所以他才會來到鄰居媽媽家。鄰居有個親戚不能生育,這個孩子應該會被他們領養去。

我娘因為知道這孩子可憐的身世,就把我做給蘇嬌黛的便當拿了幾罐下去分他吃。我跟著下來收便當盒時也隨手抓了幾包蘇嬌黛的米餅給他。言談間,沒有人教他要把米餅分給蘇嬌黛,他自己掰了一半走過來遞給蘇嬌黛。我很少看到這個大小的孩子這麼無私的,看著他還包尿布,走路搖搖擺擺,外人都疼他來不及,親生母親卻等不及要遺棄他,真是一個令人心疼的小孩。手裡抱著快滿九個月的蘇嬌黛,我常常會害怕一個不小心她就離開我去做天使,或者我去做天使留她一人在世上。加班晚一點,回家的腳步都是急得不能再快,希望趕在她睡覺前回到家抱抱她。換做是我,硬著頭皮回家被爸媽打一頓,也要求他們幫我照顧這個孩子,我去上班賺錢養他,決不跟孩子分開。我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弟弟的媽怎能狠得下心把他送給別人………。

  睡前,我跟蘇嬌黛的拔說起這事,他聽完之後認為一切聽起來都很不合理。其一、這個弟弟的爸爸若是實習醫生,未婚車禍早逝,他的爸媽應該會強烈的想領養這個弟弟,畢竟這是他們兒子的延續,這才是人之常情。其二、實習醫生的薪水應該不多,怎會有錢能買房子給弟弟的媽?若是男方家人給的,在弟弟的爸過逝後這房子應該會被要回去才是。推測弟弟的爸應該是個中年外遇的醫生,另有家庭,容納不下弟弟,當然男方的家人也不會想來要這個孩子。這也可以解釋得過為什麼弟弟的媽抵死不向自己爸媽尋求援助。

  題外話,弟弟穿了一件背心汗衫,隱約可以看到他的背到屁股、小腿的一部分是黑青的。我問鄰居媽媽說他是不是有被打,鄰居媽媽說不是,嬰兒身上常會有這種類似黑青的胎記。我說「怎會這麼大?真的不是被打的」鄰居媽媽說如果是被打,顏色也不會這麼均勻。民間有個傳說,小孩子屁股上黑青的胎記,是在天上被踢下人間投胎的印記。那弟弟全身都黑青,想必是在天上就看到這是個爛缺,抵死不從,被人踹下來的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l'oiseau libre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