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陣子覺得verywed的口水戰太多,再者在bbh獲得的育兒資訊較充足也較中肯,就許久沒再上vw。直到前陣子想要連絡懷孕時在vw認識的靜娃,才又再登入vw私人信箱看看有沒有她的來信,卻赫然發現我結完婚已經三年了還有人問起我結婚宴客時做的那些手工婚禮小物。婚禮結束的隔天,我曾在vw分享過那些婚禮小物,得到很大的迴響,最多人問的就是喜糖盒。時隔多年,vw早就沒有留那麼久以前的討論,不知道來信的網友是從何處看到當時那篇分享的文章,不過我是非常開心啦。



小紅喜糖盒放在喜糖籃裡的樣子。本來是打算做它個300個,但是到最後真的是精疲力盡了,只做了100個,殘念~~


籃子當然也是我幹的好事之一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做這些東西真是嘩眾取寵,but I don't care~~。我從小就愛剪剪縫縫做些有的沒的,一輩子就結這麼一次婚,自己的婚禮是展現這些手藝的大好機會。要不然這些作品就放在自己的房間裡自賞自戀,多沒意思啊~。不過,當初為了趕工這些手工婚禮小物,我跟蘇嬌黛的爸激烈爭吵數回。宴客當天,賓客們大概不知道站在門外stand by的我們其實是氣到不想牽對方的手,直到音樂響起,紅毯都走到大門邊,大門打開那一剎那,我們才挽起對方的手、勉強擠出微笑走進宴會廳。



迎賓牌。照片看不太清楚,上面的字其實是燙金的哦~當然,也是在下自己燙的囉


那兩隻熊不是出自我手,不過我還是動了一點手腳。女熊的皇冠和裙子是加上去的。原始的「裸熊」其實是分不出男女滴
 

「簽名簿」三字也是燙的,小花是在永樂市場買現成的


唸大學時第一次做的泰迪熊,後來送給妹,宴客那天跟妹情商借我放一下收禮桌。所有的婚禮小物我最擔心這隻熊,深怕出現不理智的小朋友硬要帶回家。


裡面塞滿了金莎。因為多了一套禮服,總不能穿出來繞場一圈了事。於是做了一堆這種小盒子塞滿金莎,每桌發一盒。雖然跟繞場一圈沒什麼兩樣,但好歹不是出來虛晃一圈這麼陽春。


好姐妹才有的「姐妹帖」

另一個殘念是,每張桌子的桌牌也是我做的,但是阿倫以為那是飯店的,所以沒有拍到

蘇嬌黛的爸也許是心疼當時的我已經瘦成紙片人了,還連夜趕工這些婚禮小物,不擅言詞的他卻說了很多聽起來讓人挫折的廢話,說做這些東西要幹什麼,誰會記得這些,「鴨給~」。

這場婚禮沒有額外花費請花店或是氣球店來做什麼裝飾,完全出自我手;成長影片是蘇嬌黛的爸制作的,我挑的音樂、他燒成cd,巧妙的和每一張照片相呼應,賺了很多阿姨們的熱淚,我娘還瞧見飯店經理站在中控室裡偷偷拭淚哩。我們......對自己的終身大事盡全力了。

宴客結束,一切絢爛歸於平淡,我一邊躺在飯店的床上吊著那兩條快不是自己的腿,一邊回想著賓客們的稱讚、還有人因為沒有拿到小紅喜糖盒而沮喪。蘇嬌黛的爸跟飯店清完帳、還完東西之後,一回到房間誇張搞笑的跪在床前說「老婆大人,我錯了,聽到大家稱讚著我們的婚禮,我.....我好驕傲,妳的功勞最大............」

當然,不是在人前看得到的地方打腫臉充胖子,現在的我們仍然在為自己的婚姻、還有我們寶貝的蘇嬌黛努力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oiseau libre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