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棉堡下來已經八點半,步行回民宿的途中,民宿隔壁的metro小弟上前來搭訕問我們要不要坐車。我們表明正好在找時刻表,下個目的地是Cappadocia。Metro小弟馬上就說「哦~那妳搭晚上十點的呀。」我瞪大眼睛的說「只有晚上十點的車嗎? 我們行程已經delay了,不能再在這個小村落浪費這麼多時間。」metro又說「不會浪費呀,妳可以再去希拉波利斯看看,我可以幫妳安排參團哪~」我指著時刻表上明明有一班10:00的車問小弟說我們要坐這班車。這狡滑的metro小弟馬上說「那班車只有到Konya,之後沒幾班車到Cappadocia啦,妳可能又會困在konya,那只是個小地方,妳會很麻煩啦~」

我突然覺得他一直說服我們坐晚上的車為的是要叫我們參加希拉波利斯的團,他一定有鬼。沒等他話講完我就拉著KC離開metro的辦公室,metro小弟還衝出來說「妳沒別的車去Cappadocia啦,全鎮只有我們的車啦。」見鬼了,隔壁不就有另一家大巴,我是長得很好騙嗎? 然而在走進另一家大巴辦公室之前,metro小弟那句「全鎮只有我們的車啦」不斷迴盪在耳邊,我心裡想該不會這家大巴跟metro也有勾結?? 唉~土耳其玩一趟下來沒變神經病也會得被害妄想症。

這家大巴是兩個老阿公在管的。我把我們的處境告訴他之後,他說他們只有車到Konya,但是Konya是個大城市並且因為離Cappadocia已經很近,所以隨隨便便就有車可以到Cappadocia。我把隔壁metro小弟說konya是小城、我會困在那…..一番話轉述給兩個阿公聽,賣票的那個臉上閃過一抹奇怪的笑。買了票阿公就催促我們快上車,還幫我們催促接駁車司機快點開車,我們得到Pamukkale十公里外的Denzli大站坐車,並且交代司機要把我們帶到該坐的車。這時候我跟kc心裡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阿公和metro小弟誰才是對的,還有我們能不能平安抵達konya,到了konya能不能幸運的馬上找到去Cappadocia的車………。

到了Denzli,接駁車司機真的有把我們交給一個穿著時尚梳著油頭的傢伙,他領著我們到票窗說「妳需要換票」然後想要抽走我手裡的票。從selcuk到pamukkale就發生這麼多事,我們不知道該說是神經繃太緊還是過於謹慎,我死都不肯放開手裡的票,就跟油頭男拔河了起來。最後他放手聳聳肩說「算了,本來想給妳換電腦票。」又再領著我們到大巴前。

行李放進去大巴之後,我繞著大巴走了好幾圈,問司機、問車掌小弟、問乘客「這台真的會到konya厚?!」沒辦法,被騙怕了。

又再上車了,卻因為非常煌恐而睡不著。煌恐的原因是背包客棧棧友說除了那四大家巴士公司的車可以坐,其他家絕不可以坐,會被騙。而我們的經驗跟人家正好相反,被metro、pamukkale公司的人騙得團團轉,最後坐上的這台大巴是個不知名的公司,會安全到目的地嗎? 還是又會再被騙? 車是坐滿滿的,我們前面坐著一對看起來經濟情況不大好的年輕夫妻,先生看起來又胖又笨但是很疼愛老婆,老婆長得非常美麗,他們帶著一個大概才剛滿月的baby。看著那個小baby,突然好想好想我的蘇嬌黛。

途經過一個內陸湖,湖的中央凸起一塊地蓋了棟好像是渡假村吧。
往Konya的路上

往konya的路上一路都是這樣蕭條的景色
往Konya的路上

往Konya的路上

在這個高原上還有游牧民族的帳蓬,偶爾車開慢一點還看得到有人住在裡面和全部的家當。可以相機掏出來車已經開動,沒拍到。
往Konya的路上

愈來愈荒涼
往Konya的路上

中途的停靠在一個休息站,意外捕捉到令人動容的這一幕。在土耳其期間,每次搭長巴,車開到休息站總會一次又一次看到類似的送行畫面。像是媽媽角色的人總是嘴巴念念有詞的叮嚀,遠行的人總是手搭在媽媽的背上要她不要擔心,最後跟家人一一的來個緊緊的擁抱、一個一個的臉碰臉之後才跳上遠行的巴士。有時候媽媽會追上車來,跟到座位上看過自己的小孩坐哪、說完最後的叮嚀,才不捨的邊擦淚邊下車。
往Konya的路上

車再度駛離休息站,我們的中繼站konya還要多久才到呀?! 已經坐六個小時了柳~
往Konya的路上

下午五點,我們終於到了konya的otogar(巴士休息站)。跟那兩位阿公講的一樣,這裡是個大站。循了一遍所有的巴士公司,那四家知名的巴士公司確實是沒有適當時間的車往goreme,但是其他不知名的巴士公司都有車,才不像他們說的「沒車到goreme啦」我們又買了一家不知名的巴士票。幸運的,車子十分鐘後就發車,我們預計到goreme外面的nevsehir市大約是晚上八點。

十個小時的大移動已經過去七個小時,因為前面70%的路程確定的平安讓我們覺得接下來的30%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我和kc這時候終於可以放心睡覺。

睡到感覺巴士好像停了,我以為nevsehir已經到了,看看表才晚上七點,不可能這麼快呀。更詭異的是車子熄火,全車的人都跑下去連司機也不見了。我跟kc也追下去看到底是怎麼了。

結果,大家都跑去吃飯了啦,這裡吃飯這麼重要哦?!
往Cappadocia的路上

回台以後才知道,我們去的時候正值土耳其的齋戒月。早上五點時跟晚上七點以後才可以吃東西,其他時間都不能吃飯、抽煙,連水都不能喝。所以晚上七點一到,土耳其的人最重要的事就是吃飯先。這家自助餐館真是個黑店,我才叫兩樣小菜、兩片麵包,就算我們三百多快四百台幣。
往Cappadocia的路上

晚上八點多,我們抵達離goreme外五公里左右的neveshir市,這裡就像網友說的有兩層樓,廣場上聚集著一群像禿鷹的巴士staff、旅行社人員。他們不斷的拉人去辦公室坐,只要跟著他們進去的多半都抵抗不了他們高明的行銷,荷包就等著大失血了。

我們在廣場上晃來晃去找著去goreme的車,得到的答案都是「太晚了,沒有接駁車、沒有dolmus」心慌的感覺正爬上心頭的時候,突然聽到熟悉的日本腔英語,好像在殺價。循著聲音找去,兩個年輕的日本男和一個西班牙男在跟計程車司機殺價,旁邊站著一個旁觀的阿公。

我打斷他們的談話,刻意用日文問其中一個男生他們目的地是哪裡,他說goreme,我雀躍的再問「介不介意我們兩個共乘,拜託~好晚了我們又找不到車」這個日本男也許是基於正義感、也許是基於同胞愛、也許是為了省錢一口就答應我,轉身用更強硬的口氣跟計程車司機殺價。司機最後迫於無奈答應我們一人8YTL。於是三個大男人塞在後座,我跟KC塞在前座,我們五個人的行李箱不知道是怎麼擺進去後車廂,車蓋沒蓋就這樣往goreme去了。

在車上,殺價男嘰哩呱啦的用日文對著我說了一堆,我用日文回答他「拍謝餒~我會的日文就剛剛那些而已…….」他跟他的朋友驚訝的瞪著我「妳不是日本人?!那妳日文怎麼那麼溜」我尷尬的笑笑「不是餒,我們是台灣來的啦,日文也沒有很溜,會的只有幾句啦,因為工作的環境很多日本人所以…….」「Oh~Taiwan~~Vivian Hsu~~。」呃,徐若萱,這兩個果真是少男



土耳其酸甜苦辣的11天

2008.09.11土耳其我來了
2008.09.12 【Istanbul】錫爾凱吉車站Sirkeci Station
2008.09.12 【Istanbul】托普卡匹皇宮Topkapi Palace
2008.09.12 【Istanbul】地下宮殿
2008.09.12  Izmir轉車落難記
2008.09.13 【Selcuk】小山城Sirince徐林傑
2008.09.13 【Selcuk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逛到塞爾柱假日大
市集
2008.09.13 【Selcuk】塞爾柱鹹豬手Pamukkale巴士售票男
2008.09.14  棉堡Pamukkale
2008.09.14  恐怖十小時大移動,棉堡via Konya to Goreme
2008.09.14 【Cappadocia】歌樂美Goreme第一印象
2008.09.15 【Cappadocia】歌樂美Goreme早晨閒晃
2008.09.15
Cappadocia】Green tour (上)
2008.09.15
Cappadocia】Green tour (下)
2008.09.15 【Cappadocia】SaruHan看旋轉舞
2008.09.16
Cappadocia】Red tour
2008.09.17 【Ankara】安卡拉驚竦旅館 vs 瘋子司機
2008.09.17 【Trabzon】遺世獨立的蘇美拉修道院Sumela Monastery
2008.09.17 【Trabzon】特拉布松機場--第一次離死神如此近
2008.09.18 【Safranbolu】番紅花城
2008.09.18 【Ankara】無緣的Ankara Extress 安卡拉快車
2008.09.19 【Istanbul】Hydarpasa Station海達爾帕莎車站
2008.09.19 【Istanbul】AYASOFYA聖索菲亞大教堂
2008.09.19 【Istanbul】Dolmabahce Palace朵爾瑪巴切(新皇宮)
2008.09.19 【Istanbul】Istiklal Rd.壓馬路去-伊斯提克拉爾路
2008.09.20 我是懶惰鬼,遲遲還沒寫下最後一天,待續!!!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