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2 浴室地板有色差???

浴室地色差    下午三點半,工頭林桑來電轉述工人說浴室的地板磚色差很大,希望磁磚店五點之前把磚補上。

並且,淋浴區的地磚昨天已補好,今天在鋪設浴室乾的那一區才發現磁有色差,如果今天五點磚來不及補上,乾的這區的水泥會乾掉,如此一來要連淋浴已補好的那一區也要挖起來全部重鋪。這樣我們得多負擔重做的工錢。(p.s.浴室的地板是採軟式打底,所以會有”乾掉”這種問題)

磁磚店說這款地磚不是他們公司的,是一家國內廠商委賣的。連絡了近兩個小時,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我想今天之內是來不及把磚補上了。最後一次打電話給磁磚店時,我跟磁磚店表明出貨時他們沒有確認批號,送來給我的磚一半是96年份、另一半是97年份,才會有色差這個問題發生;我的工人要charge我四千元額外的費用。磁磚業務murmur說:「可是工人這麼晚才反映.........」話還沒講完我就堵他一句「無論如何,我都是最無辜的吧,你這句話是要我承擔的意思嗎?」

磁磚業務說是否可以請師傅乾的那區改為硬式打底,其實我心裡也有這個疑問,難道沒別的補救辦法嗎?就一定只能挖起來重做嗎?我雖然隱約覺得工人那邊也許也有問題,但這個時候我本人無法奔回一個小時車程外的新家去確認,我只能選擇一邊相信,並且協商另一邊負起責任。於是我選擇相信工人「有色差」的說法,並且狠狠的飆了磁磚業務「我的師傅就說他不知道怎麼改,一定要挖起來重做,你明天要不要來教他?????」是怎樣啦這些工人、業務???工人不會變通施工方法,業務不想承擔責任,業主活該倒楣嗎??

五點半工頭林桑又再來電,說乾的那區是可以改硬式打底,這樣隔天磚再補來也沒關係。

哇靠,老娘把飆磁磚店飆一頓之後才來告訴我其實明天送也沒關係,是怎樣啦? 後來才聽說整修前該簽約,做法、程序都會在合約上載明。我不知道怎樣的方式會比較好,或許簽約有簽約的保障,相對的就沒有彈性;而像我們這種沒簽約,在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時就可能要被charge額外費用,所謂的「彈性」就是看業主怎麼跟工頭拗了。

當天晚上我跟蘇嬌黛的爸都很晚才下班,還是急急的趕到工地去看究竟是色差多大。踏進新家的陽台看到工人把96年份的磚堆在陽台,隨手拿了幾片96年的磚到浴室去跟97年的比對,色差不大呀??? 還是我眼花了? 還是燈光太昏暗? 我跟蘇嬌黛的爸站在淋浴區望著那兩片所謂有色差的磚啞然失笑,到底差在哪裡呀???這群讓人氣憤的工人。

day13 走金的封邊條
 浴室門封邊條   當時可能太驚訝所以忘了拍照。門框上那根白白的封邊條原來就像黃線那樣,一路斜上去。黃線下是黑黑的水泥。我猜工人可能想說反正填縫劑也是白的,填上去就看不到。 

磁磚店補上一箱97年份的磚,浴室地板的部分ok了。牆磚的部份,因為牆壁太厚所以牆磚比門框還凸,便在門框周圍上了一圈白色封邊條把磁磚邊緣包起來,而這封邊條圍到門框的右上方處竟然「走金」了。因為前面提過,我們浴室牆磚在我之後有個建商把這款的庫存磚全買走,或許已經一片不剩,所以我們雖然不滿意這條走金的封邊條,也無法叫工頭重做。但是蘇嬌黛的爸覺得有必要提醒工頭應該要盯工人緊一點,於是隔天就打電話給林桑complain一番,但沒有提及要他們重做。結果當晚我們再來看浴室的時候,影響到的那片磚整個被卸下來,當場傻眼,萬一這磚一片不剩咧? 我拿什麼東西來補呀?為什麼都不先溝通一下再行動咧。

day14
急急向磁磚店確認挖下來的浴室牆磚是否還有庫存。幸好,還有最後一片,only one!!! 下班趕快去把那片磚拎回家,小心翼翼的。

day15 馬賽克鋪壞了

經過色差、封邊條事件,我跟蘇嬌黛的爸盼望這浴室別再有什麼問題。結果,錯!錯錯錯!!!,最後來了一條更大條而且無法挽回的—馬賽克腰帶鋪壞了,每顆都陷進填縫劑太多。

前面有貼過馬賽克原始的樣子,牆磚比馬賽克稍厚,而且GOTTO這款馬賽克四角稍圓、中央也比四邊稍厚。
這組工人第一個錯誤是,一定沒把腰帶部分的水泥墊高才鋪馬賽克,導致馬賽克跟牆面高度不同,從側面看牆面的側平面,牆面走到那三小排馬賽克時是凹進去的。第二個錯誤是,就因為這馬賽克不是四四方方,所以不能用一般上填縫劑那種海派的方式:整坨抹上去再用刮刀抹平。應該是用擠的擠在縫縫,再延著每條縫擦掉多餘的填縫劑。結果工人當然選擇了方便的方式,就是前者。

如果溫室效應持續下去,南北極冰山都融化後,台灣只會剩玉山露在海面上,我的GOTTO馬賽克就是這樣,只有中間比較凸的部分露出來,其他全被填縫劑淹沒,磚與磚之間的縫也超粗的。除了無法呈現GOTTO這款馬賽克原來那種圓潤的美之外,那頂級的奈米填縫劑也耗損了大半。10包牆磚用的白色填縫劑本來是分配5包浴室、5包廚房的,填完一個小小的浴室就耗掉8包耶。
失敗的馬賽克1

失敗的馬賽克

這是最糟的一處
失敗的馬賽克2

隔天跟工頭林桑反應這事,他的回覆讓我覺得很不負責任。我想他也不敢將責任推給我們,於是推給磁磚店,說磁磚店在賣磚給我的時候就該明確提醒兩種磚的厚度不同。言下之意是,磁磚店教完我之後,我要再回來教這班工人囉?!鬼扯淡!!!磁磚店只負責幫人搭配、負責賣磚,業主更沒有義務要教工人吧,如果還要我這門外漢來教,那他幾十年的工是白混的囉? 就算真的不知道好了,也要打電話給我先吧~~~

上知識去發問看要如何補救,一開始我是很想叫林桑把馬賽克挖起來重做,大不了我出馬賽克的錢,然後他不准收我重鋪的工錢。但是參考知識的回覆,挖馬賽克的過程可能會傷及牆磚,撇開牆磚已無庫存,就算它尚有庫存,額外支出近萬元只為一條小小的腰帶,也太不值得了。

過幾天跟林桑碰面,忍不住又抱怨了一次,這次林桑的態度稍為軟化一些,終於承認他們有疏失,也表示工程結束之後他再用磁磚清洗劑,看能不能洗掉一些填縫劑讓馬賽克浮出來一點。

這幾天蘇嬌黛的爸看我為了馬賽克很不開心,曾經拿東西試圖刮掉一點馬賽克的縫。事後他告訴我「妳那個奈米填縫劑真的很厲害,硬得要死,刮都刮不掉ね~」對,它粉質很細、乾掉以後很硬、不容易發霉。
  
創作者介紹

l'oiseau libre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