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三郎布包
高中畢業時正是紀念書包興起的時代,背著「寄情蝶舞」的書包,低調的炫耀剛萌芽的初戀;紀念書包顧名思義就是要畢業的人才會有的,背著它也代表無限可能的人生正要開始。所以我對書包類的包包有種難以言喻的情愫。

一澤帆布,1905年開店,最初因為大正時代腳踏車開始普及,開始生產可以掛在腳踏車上的包,供送牛奶的、賣藥的、酒屋……的職人們使用。帆布包最為人所知就是專為職人們所使用,也由於戰後帆布開始流行製成手袋,各種顏色的帆布包從而開始大行其道。

1980年間,一澤家的三男信三郎離開原本工作的朝日新聞,回家幫忙爸爸一澤信夫打理一澤帆布店。1983年間,信三郎開始擔任一澤帆布第四代的代表取締役社長。長男信太郎時為東海銀行的行員,與弟弟喜久夫(四男)並無心一澤帆布的經營之事,喜久夫在1996年間更離開一澤帆布轉做別的行業。1998間年信三郎帶領的一澤帆布的生意蒸蒸日上,進而申請了商標權。

2001/3/15老頭家一澤信夫病逝,一澤家御用律師打開老頭家在1999年立下的遺囑,內容是一澤信夫握有的一澤帆布工業株式會社的股份,67%由三男信三郎繼承,其餘33%由四男喜久夫繼承。然而老頭家過世數個月過後,長男信太郎也許覬覦著包店生意愈來愈好,竟拿出另一份遺囑,聲稱信三男那份遺囑是假的,自己這份才是真的。信太郎持有的遺囑內容記載老頭家的股份80%由長男信太郎繼承,餘20%由四男喜久夫繼承。兩份遺囑記載內容完全不同,因而展開遺囑真偽之訟。

信三郎持有的遺囑通篇由老頭家用毛筆手寫並且親簽;而信太郎的只是用電腦打字,文末捺上的印不過是一個在店內隨手可取得的印章。然而法院最後卻判定手寫親簽遺囑敗訴!!! 親簽打不過蓋章,這和我們通常的理解大不同。原因是立遺囑時老頭家已經因腦溢血呈「要介護」狀態,法院無法確認一澤信夫當時意識狀態是否是清醒著立下遺囑,亦或是由別人扶著他的手簽名,因而判定持有手寫遺囑的信三郎敗訴,以後信三郎不得生產有和一澤帆布類似的布包,更不得使用「一澤帆布」這個商標。

信太郎獲勝後,立即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解除信三郎代表取締役的職務。並且因為原物料供應商與信三郎關係良好,在不合理的訴訟結果出來之後,廠商、工匠們紛紛表示支持信三郎。於是信太郎不僅解除與供應商之間的合作關係,更對廠商、老工匠們放話「只要有錢不怕買不到原物料、請不到工匠,要走就走」。

一澤帆布標 信三郎布標   2006年3月,信三郎帶著支持他的工匠們在原一澤帆布的對面新開了一間「信三郎布包」(後來搬到與一澤帆布同一邊)。包包不能再使用「京都市東山知恩院前上ル 一澤帆布製」布標,因此布標改為「信三郎帆布」;因為競業禁止不能生產和一澤帆布相似的布包,所以工匠們努力的開發新款式。  
京都-0211

一澤家的包之所以如此有名,除了它以前是職人專用,也因為使用札實的厚帆布,一釘一扣、車縫皆出自工匠之手,並且它終身保固、京都限定。木村拓哉在某部日劇裡背了個一澤包,更讓這個平凡的帆布包被世界各地包迷們列為京都必買之物。
京都-0209
 
京都-0213 京都-0221
京都-0214    反觀哥哥不法取得老店卻沒有用心經營,不僅包包款式萬年不變,從官網經常在募集新工匠可窺得哥哥的店留不住人,也間接知道老店的包其實是由一群新手在製作。雖然剛開始包迷們還是會追逐百年歷史「京都市東山知恩院前上ル 一澤帆布製」老布標,但是久而久之,自然會接受擁有原本的老工匠、使用原來的原物料、秉持老店精神在經營的信三郎布包才是真正一澤包的靈魂的所在。對於京都在地人來說,他們的心中也認定信三郎的布包才是真品
 
信太郎不用心在老店經營上就算了,2007年間因為忌妒弟弟開的新店生意依然很好,竟又再向法院提出告訴,告信三郎布包侵害商標權,求償13億日元。

其間信三郎當然曾經上訴過,但是都被駁回。香港一個旅遊書編輯造訪京都時,一澤帆布已經因為在信太郎不用心經營下,門可羅雀;對照「信三郎布包」年營收卻上億日元。編輯訪問信三郎,「看著爺爺、爸爸留下來的老店衰敗下去,你會出手相救嗎?」信三郎沉默想了想,說「這……真的很兩難,但我恐怕無法出手救哥哥。」

休業中的「一澤帆布」 
京都-0215

京都-0215-1    行前做功課時,正好就在了解一澤帆布的那幾天,意外的從日本網路新聞得知,信三郎的太太惠美代替夫婿向最高法院提出再上訴,2009/7/9最高法院判惠美勝訴,信三郎和惠美取回一澤帆布的經營權,哥哥的店得停止營業。 

原本day2的行程是要從清水寺一路走上去銀閣寺,但是我得使命必達,得幫人帶一個信三郎的包回去。行前聽說信三郎布包經常大排長龍,九點開始不準時出現就不必排了,包包馬上被搶購一空。所以行程改為九點先殺去信三郎布包朝聖兼完成任務,然後早上先走後半段平安神宮到銀閣寺,下午再從知恩院倒著走回去清水寺。這樣玩還有個好處,我估計到清水寺已近傍晚,日落前的清水舞台和奧院應該會比早上八、九點的時候美上幾倍。

走過停業中的「一澤帆布」,馬上就到了「信三郎布包」的工廠
京都-0217
裡面工匠們正在打造一個個京都限定的手工包。我厚著臉皮端起相機,留下一張工匠們一生懸命的背影。突然坐門口那個阿伯開門出來,本來以為他要罵人的(通常有設計的東西都不准人家拍攝),結果他一開門出來深深的對著我們一鞠躬說「謝謝你們的支持」。正因為知道他們剛獲勝訴,對著阿伯這一鞠躬,突然一陣鼻酸,這句「謝謝支持」承載著多少年的委屈及沉冤昭雪的痛快。
京都-0219

阿伯再彎腰摸摸蘇嬌黛的頭,轉身進去拿了兩個「布包」的徽章出來,給我和蘇嬌黛一人一個。他是不是信三郎本人哪?? 回來以後我一直在想這事。

走回原來下車的地方,我們直接坐車到平安神宮好了,早上十點的太陽已經毒辣到我的腳背狠痛~

「布包」的紙袋超顯眼,因為今天第一個行程就先買了包,所以大袋子掛在蘇嬌黛座車一整天。途中如遇到也提著布包紙袋的觀光客,都會相視一笑,心裡說著「你早上也去了厚~~」。早上十點蘇嬌黛都要例行的補眠,這個好吃好睡好玩的小朋友,京都六天她最開心,也不會因為出國就便祕,真好。
京都-0222 京都-0223 



蘇嬌黛京都玩什麼:

行前:蘇嬌黛辦passport: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563762
行前:落落長的亞洲萬里通換票之路: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594733

行前:google map新功能-看道路實景: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01623
Day1
:出發去京都: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12703
Day1:三十三間堂、祇園: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13384
Day2:信三郎布包: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16293
Day2:平安神宮、南禪寺、銀閣寺: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18484
 
Day2:八坂神社、清水寺、河原町: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22524
Day3:京都御所、下鴨神社: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38318
Day3: 三嶋亭、錦市場: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38555
Day4:遊嵐山byトロッコ列車:http://www.wretch.cc/blog/fish225610/11644411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nny
  • 用功的小孩^++++^
    期待DAY 3 快出現 :)
  • haaa......

    day2還有第二集or第三集

    自由鳥 於 2011/07/28 22: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