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喜歡這張照片,雖然拍下它的時候身心處於一個緊繃混亂的狀況(笑)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6a80926e612900120a2f9d98a9066c59 
undefined清晨5:30在法蘭克福機場landing走出空橋開始就一直在奔跑,跑到大排長龍的boarder control,之後再經過法蘭克福機場龜毛安檢,之後跑過二十幾個gate,轉了大半個法蘭克福機場,7:00a.m.起飛往慕尼黑的班機,我們6:59滑壘到登機口。

飛機原訂7:00a.m.要起飛,機長廣播「誠如各位所知,法蘭克福機場的安檢"非~常~嚴~格~" 以致我們仍有半數旅客尚未登機,我們必需等他們一下下,飛機將晚20分鐘起飛」

事後回想起這段廣播其實滿逗趣的,可是我完全笑不出來。這班飛機應該8:20要在降落在慕尼黑,我計畫9:00搭上慕尼黑機場的S BANH到東站再接往維也納的車,往維也納的車是事先網路購票的,如果飛機延誤,錯過往維也納的車,現場重買不知是會有多貴。

這個多舛早上,除了法蘭克福跑馬拉松、來來回回數次的安檢、延遲起飛的慕尼黑班機........飛機都飛到了慕尼黑上空卻因為大霧必須多盤旋20分鐘等霧散才能降落。8:40飛機終於降落了,走到行李轉盤前約8:50,再十分鐘,再十分鐘預計要搭的S BANH就會開走,接著買好去維也納的車票就會失效!! 可是行李還不出來!!而且我根本不知道S BANH在機場的何處。門口的警衛指著不透明的大門說「出了這大門就是了」最好真的這麼近,不然我真的會趕不上車。

undefined

8:55領到行李,花一分鐘把身上手提包塞進大行李箱,背上背著10公斤的相機包,室外溫度只有-4度,我卻無瑕穿上外套,依舊是一身單薄衣物,一把抓起15公斤的行李箱就往大門直衝。大門外真的有往地下的電扶梯,155CM/45公斤的我,身上負重25公斤,KC說她在後面看著我三步坐兩步衝下電扶梯,被我的爆發力嚇到。我在電枎梯已經聽到月台發車鈴聲響了。

衝到月台正好9:00,S bahn要關門那一刻我把右腳伸去給門夾一下,門順利開了,我們順利上車。後面跟了好多個歐美背包,和我們一樣喘。

←車廂內這些人都是被我右腳造福的眾生們,噗~

慕尼黑機場到市區約30分鐘的車程,我的精神迅速的鬆懈下來。到了慕尼黑東站,只要順利上了已經訂好的那班往維也納的railjet,就可以好好睡上四個小時。


抵達慕尼黑東站後,在地面地下來回奔走了幾趟,都只看到一大張全開的時刻表,找不到像瑞士國鐵月台上那樣一目暸然的monitor,資訊顯示方式也不是很直覺的好理解。眼看接續的車就要到了,慌亂之中看到一班很像是我要坐的車號,上去月台後又那麼剛好的有一班RE在月台上,已經拉緊三個小時的神經經過30分鐘鬆馳,很難再拉緊,不加思索的衝上去。
車開動十分鐘後車長來查票,瞄了我的票以後徐徐的說「妳坐錯車了,這班車不是要去維也納,是要去義大利的~~」15f91c31c82fdd11b785fb11190dc878  

剎那間,四周此起彼落oh~~~,我整個被嚇得魂飛魄散傻在原地。問了車長最近的一站是多久之後,他說20分鐘後會在KUFSTEIN停靠,叫我們下車後再想辦法,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到維也納,或許要回慕尼黑東站

 
覺得車子一路在攀升,20分鐘為什麼那麼久,下一站真的20分鐘會到嗎? 車長會不會亂講..........。茫然的望著窗外,景色瞬息萬變,突然的就進入白雪靄靄的世界,我卻無心欣賞窗外的美景。望著手機,已經沒有網路訊號,從台灣只帶了德國的3G卡,此刻應該已經在奧地利境內。不能上網查資料、不知道身在何方,只能一直瞎盤算:

萬一沒有往維也納的車8e9ce6588e3fbe9837baea32770af491  
萬一一天只有一班車回慕尼黑,要是連慕尼黑東站都回不去我該怎麼辦8e9ce6588e3fbe9837baea32770af491
又萬一車長講錯,下一站就是義大利.......8e9ce6588e3fbe9837baea32770af491


六神無主無意識的拿起小DC拍下這張照片,還是透過OBB發黃的車窗,但這卻是這趟旅程最美麗的照片之一,發黃的車窗還有濾鏡效果(笑)。


車終於停了,很小的站,四周些許的積雪,天氣很好氣溫比慕尼黑還低,我的身上還穿著台灣出發時的輕裝,近三個小時狂奔非但不冷還滿身大汗,而且根本找不到時間換上氣溫-2°C對應衣物。這個站從月台到候車室都空無一人,是要去哪裡找人問下一步啊?????

 

等我把厚衣褲換上出來,售票口已經有人,那是一個完全不懂英文的老杯杯,用生硬的德文告訴他,「我、要、去、維也納」 (好驚訝多年前學的德文怎麼可以烙印得如此深刻?!) 然後亮出那張悲慘失效的原車票0b86b317d2e72fbfd2f5a75dd74b90b2  。售票杯杯馬上明白我發生什麼鳥事,拿了張白紙寫了11:51->Wien,我狐疑的用英文再跟他確認不用滾回去慕尼黑?!? 阿伯搖手擺頭用德文回答,就我腦內僅存的一點德文單字,加上聽到Innsbruck,大概判斷他說的是11:30那班車是從innsbruck發車,經過kufstein這個站往維也納。

取票之後轉身好好的研究背後那張全開超大時刻表,配合腦子裡對奧地利幾個大城市方位的記憶,沒錯,阿伯講的沒錯。不用倒帶回去慕尼黑重演一次,真的萬幸啊~~~~

拿了新的車票,時間還有快一個半小時,好好的把ÖBB時刻表研究一下,猛一看會覺得好花、好多時間,其實也滿好懂的。手上這張票是11:51從kufstein發車,所以最左邊是本站發車時刻,車號是IC865,沿途停靠大站及時間:


Salzburg   →13:07
Linz           →14:27
St. PÖLTER→15:28
Wien         →16:00


這張表只有標大站,每班車每個位子的小桌上還會有一張詳細的時刻表。


原本的行程應該是14:30會到維也納,下午排了要去逛Naschmarkt跳蚤市場,這一擔誤,就去不成了。不過看到漂亮的雪景也算值得了。十二月中平地都沒有積雪,路途中大部份的草原只是結薄薄的霜,像上面那張雪景的照片還真的是此行少數的雪景照。跳蚤市場的緣份,就留到巴黎去吧(笑)


搭錯車的另一個美麗的意外

等車的一個小時中,把OBB時刻表的表達方式研究好,走出站外閒晃,在對面小店買了這個好好吃的鄉村麵包,忘了記下它的名字,印象中是一個有點怪異好笑的名,很星際大戰的FU~。麵包滲了多種雜糧,但是不像平常吃到的雜糧包那樣充滿飼料的味道,是帶著淡淡的五香瓜子味。 


所以我們到底是流落到哪去了?
- 藍線是我預訂車票的itinerary,慕尼黑開車後經由Salzburg往維也納
- 紅線是我們誤上的那班開往義大利的車,小天使車長就在kufstein這個黃金交叉點之前出現,發現我們坐錯車
- 重新搭上的是紫線,真的是萬幸,我們能在kufstein下得了車,從Innsbruck開往維也納的車應該不少,也因此不用回去慕尼黑重來。行程只被擔誤一個多小時,損失台幣兩千元重買一張票
undefined 

再度上車,車往回開一小段路才會轉往SALZBURG,所以剛剛無心欣賞的美景,還有機會看一次。







 

 

, , , , , , , ,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