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undefined中央咖啡館:
1876年開店的中央咖啡館,因為經常有文人來這裡寫作、政治家聚集在此辯論,使它在19世紀末已成為孕育作家的搖籃和政治集會場所。到了1938年因為多場棋藝比賽在這裡舉行,之後它又多一了一個棋藝學校的身份。中央咖啡館在二戰末期關閉,直到1975年進行第一次翻修後重新營業,1986年第二次翻修擴大到整棟建築。

 

(←1900年的中央咖啡館。圖片連結自官網)

 

今日的中央咖啡館
undefined

昔日的中央咖啡館 (圖片連結自http://www.palaisevents.at)undefined

中央咖啡館與Peter Altenberg,明星咖啡館與周夢蝶
undefined今日中央咖啡館的門口坐著一個老先生的雕像,那是Peter Altenberg。我對他的認識其實僅止於那個膾炙人口的咖啡廣告詞「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原文並沒有這麼長又繞舌:

Wenn der Altenberg nicht im Kaffeehaus ist, ist er am Weg dorthin.
倘若Altenberg不在咖啡館,那他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

Peter Altenberg終其一生都在中央咖啡館活動,幾乎要以它為家,甚至後來連信件以中央咖啡館做為收件地址。在這裡發跡,在這裡嚥下最後一口氣。歐洲文人學士總愛混咖啡館,因為冬天很冷,在自家燒柴取暖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去咖啡館點上一杯咖啡就能窩上一天,侍者也不大會趕人。海明威在他的著作「流動的響宴」中提到丁香園也是這樣的情感。

                 ↓ Peter Altenberg本人照片(圖片連結自官網)
                 undefined
明星咖啡館與周夢蝶
與中央咖啡館和Peter Altenberg之間的故事很神似的,在台北,明星咖啡館和詩人周夢蝶也是這樣的關係。周夢蝶起初只是在明星咖啡館一樓的騎樓擺攤賣書,時不時就有人請他上樓到明星咖啡館談論文學,之後變成每周三固定的聚會,其他文人作家慕名而來,整個咖啡館充滿講談或伏案寫文的作家,一時文風鼎盛,直到周夢蝶因長年胃病昏倒在明星咖啡館的樓下為止。因為這個定期的聚會,也因為明星咖啡館同樣不趕人,台灣近代文學在這裡萌芽開花。

 

接近耶誕節,店內放了一座巨大薑餅屋。雖然是冬天,也許是近耶誕節的周末,維也納也非常多鄰近國家來的遊客,近中午時霍夫堡門口的Michaelerplatz遊客如織,離霍夫堡不遠的中央咖啡館自然也是生意很好。我們早一步來,
undefined

undefined

老式報夾好迷人,夾著一份一份的「猜筒」zeitung(報紙)
undefined

點了一杯加威士忌的melange,透中午就喝烈酒0b86b317d2e72fbfd2f5a75dd74b90b2,不過之後的文章會提到,我是整路一直喝!
undefined

早餐之一的鮭魚炒蛋。這一份不便宜,但鮭魚份量不少就是了
undefined

Apfelstrudel 蘋果捲。這真是非常好吃,久久不能忘懷,當時邊吃邊翻攪著這一捲在研究是怎麼做出來的,回台之後找到一個德國人寫的食譜來照做,不會很難
undefined

undefined

 

, , , , , , , ,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