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始之前,先分享一個行醫十數年的朋友告訴過我的觀念。

沒有所謂的「神醫」,更重要的醫生不是神。只有得不得你緣的醫生,得你緣的醫生,你相信他,他就是神醫。「信賴」是醫病之間最重要的環節,當你不相信自己的醫生時,他做了再厲害的處置,病患心存懷疑效用也會大打折扣。

陸續有些同為耳疾所苦的朋友看了我去年寫的「一個人的旅行」之後,對文中提到的醫生均抱著莫大的希望。我想強調,那篇文只是記錄自己生活的片段,沒有推薦的意思光田為我做的檢查並沒有非常的特別,其他各大醫院也有同樣的儀器設備。至於為什麼我要捨台北的醫院而跑那麼遠去求醫? 只能說是我之前運氣可能不太好,在台北求診的過程,只要聽力檢查沒有問題,多半就不會再往下查下去,畢竟脈動式耳鳴並不是什麼會嚴重影響生活的問題。

雖然沒有對生活產生極大的不便,呼呼叫的聲音頂多是有時候開會時聽不大清楚別人的發言。爬過一些國外的文,有些人的脈動性耳鳴起因是腦部有腫瘤,或是血管疾病引起,這些才是我真正擔心的部份。有一天在台北捷運報上看到一則醫療小新聞,說著沙鹿光田的沈醫師治好了一名台商的脈動性耳鳴,所以我就這麼沙鹿<->台北往返了三個月。

醫師幫我做了斷層掃描(CT)、頭部核磁共振(MRI)、血管磁振造影(MRA)三項檢查,先看腦部、血管是不是有問題。我的腦部、血管都是正常的,CT的部份也沒什麼大礙,只是左邊有鼻竇炎。因為檢查結果重點部份都沒有大問題,左邊鼻竇炎剛好和耳鳴是同一邊,所以醫生建議我先做鼻竇炎手術看看。

手術結束、整個恢復之後我的耳鳴沒有減緩,醫生再開血管擴張劑給我吃看看。國外的文章也有提到有些脈動性耳鳴是因為血液在耳朵末梢血管或是血管轉彎處打漩,所以患者會聽到呼~呼~與自己脈搏相同頻率的聲音。所以我也配合的吃了一陣子的藥,還是沒有見效。最後醫生懷疑我是「耳咽管開放症」。

在這中間,剛好參加了公司健檢,那年的套餐裡正好有耳鼻喉科,健檢中心的耳科醫生是位老醫生,老醫生聽了我從七年前開始發病到那陣子下台中求診的經過,他說他也覺得應該是耳咽管開放症。耳咽管開放症可以透過一個小小的自我檢查發現,在耳鳴最大聲的時候,彎腰讓頭低過膝蓋,若一低頭耳鳴的聲音就不見,那很可能就是耳咽管開放症。

之後我又再下去沙鹿一次,沈醫師做了一個小小的實驗,把棉花搓成小小的塞進耳咽管附近,然後耳鳴真的變小聲了。所以我應該就是「耳咽管開放症」沒有錯。醫生說可能因為我太瘦,瘦到耳咽管兩側的組織變小,一般人吞口水之後下圖藍色圈起來的那兩塊會閉合起來,耳咽管開放症患者就是那兩塊閉合不緊,才會一直聽到脈搏聲。

耳咽管

積極的處置方法就是割兩塊肉去填補,但我不想這麼做,萬一填太多,不就變耳咽管閉鎖症了?! 消極的方法就是增肥。

於是我開始看中醫調身體。中醫的說法是耳鳴多半是虛火旺,抱歉,中醫太深奧,常常醫生講什麼我也聽不太懂。不過在調身體的過程中,隨著中醫告訴我有什麼問題,我也在檢討著自己那些不好的生活習慣。

七年前發病當時,大概有快一年的時候工作很繁重,經常都是晚上八點、十點才下班,工作步調很緊湊,連上個廁所的時間都橋不出來。另外,自大學時代我就習慣晚睡,都大約12點、1點入睡,長達十年的壞習慣; 除此之外我還嗜咖啡。後來女兒出生,再也無法一夜到天明,頭一年是半夜起來擠母乳,後來是她很會磨牙、踢人………..。中醫的說法是晚睡會造成肝火旺,血液流速、強弱、血壓、循環都會受影響。這點真的很抱歉沒辦法貼切的說明,常常覺得中醫說的都好抽象,好難懂。

總之,調養半年後,我從41KG胖到46KG,儘量不晚睡、不誤餐; 咖啡從一天一杯減為一星期1~2杯。耳鳴症狀就有好一些,但沒有完全根治,畢竟是長達十年的壞習慣導致的後遺症。增肥有一些些幫助,但也不是完全有效,因為也得看增的肥有沒有囤積到耳咽管去(笑)。

最後,除了檢討自己的生活習慣,在光田就診以後我常在思考自己與醫生溝通的過程有什麼題。以前在台北就診,聽力報告確定沒問題後,如果我再主動一點跟醫生說清楚,我擔心的是長腦瘤或血管疾病,是不是那個時候就能得到深入的檢查? 這就是為什麼開宗明義我就要先提醫病關係、還有光田只是做了一般正常的診治。有些病友私下來信,文間讓我感覺他受到我的經驗無比的鼓舞,但脈動性耳鳴是個起因複雜的病,看過我的文而follow我的經驗、花了大把時間金錢最後落得失望收場,這是我不樂見的。而且我也很擔心因為我小小的生活記錄而給沈醫師造成負擔。

所以,若您本身就住在中部,跑一趟光田並不麻煩的話,那麼可以去試試看,沈醫師是個可以耐心聆聽的醫生。若您住在北部、南部,我想建議您先向附近的醫院求診,我曾看過一位台北網友的文,他在某大醫院求診的過程跟我差不多,我做的檢查他也都有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由鳥 的頭像
自由鳥

l'oiseau libre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