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恩To turn away with no regrets
no regrets or tears
I know goodbye's to say
love just never seems to walk that way
and it's hard to say goodbye

To walk away and not look back
konwing love has gone
with no sad games to play
love just never seems to walk that way
and it's hard to say goodbye

you came along to me
the love you gave was right
the time was wrong for me
can't you see hu~

and so goodbye
goodbye to love
nothing more to say

but I remember you
will remember how you look today
That it's hard to say goodbye
goodbye  goobye .............................

        


明大三那年受校友會之託,到高中母校為目前就讀的大學做宣傳。志明在台上盡責、慷慨激昂介紹自己正在就讀的學校,眼角瞄到與他相隔有數張大活動桌之遠的教室角落,坐著一個安靜的小學妹,認真直視著台上的志明。粉紫色襯衫、黑色百褶裙,這在志明還在讀高中時,女生制服就已經是這樣了,以前天天看,從不覺得這套女生制服有什麼特別。今天突然覺得粉紫色制服襯著小學妹巴掌大白晢的臉龐怎麼就特別的好看,清湯掛麵只帶著一只細細的髮圈,髮尾剛剛好的與下巴相齊,特別是那對堅定、認真的眼神......前面講述得非常流暢的志明忽然結巴起來。

活動結束後志明主動走去角落,原來學妹的名字叫春嬌。「妳趕著回家嗎? 其實我學校離這裡很近唷,有興趣去看看『未來的』校園嗎?」

那年春嬌正好十七歲。

半年後春嬌升上高三,志明知道假日春嬌都會到學校K書為大大小小模擬考準備,傍晚時分志明便會在圖書館門口等待,再帶著春嬌去走逛自己的校園,鼓勵春嬌考上這所大學再當自己的學妹;沒有見面的時候,志明會在睡前打電話給春嬌,多半都是春嬌講、志明聽,聽她說準備考試的辛苦、聽她埋怨家裡不怎麼關心她、聽她像小鳥般雀躍的說這次模擬考歷史考了全校前幾名、沮喪的時候鼓勵她......,志明心裡很清楚現階段也只能夠這樣......。


                                 


放榜後果真春嬌考上了志明的學校,志明可能比春嬌本人還要更高興;雖然他們相差四歲,春嬌入學的同時志明畢業,不過很巧的那個暑假志明考上的研究所,離春嬌的學校依然只有幾公里遠而已。

開學前,志明帶春嬌到郊外走走,解放春嬌一年來的緊繃。延著濕滑的小溪行走,志明自然的牽起春嬌,見春嬌沒有掙脫,志明吃了一劑定心丸接著說「我......一直在等妳,等著這一天,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春嬌微微的搖了頭。

志明彷彿被雷劈中一般,他一直深信這段他小心翼翼呵護的關係終將會羽化為美麗的愛情,怎麼..............。志明吞了口口水潤一下嗓子,以免自己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是落魄的、是狼狽沙啞的

「為......為什麼?」
「因為你是雙魚座。」
「雙魚座?? 所以?」
「我是雙子座,雙魚跟雙子是不會合得來的。」
「真的不行?」
春嬌還是微微的搖頭,但眼神是篤定的。

志明不敢再牽起春嬌,並且刻意的走在春嬌前面,兩人安靜的一前一後繼續走完剩下的路。春嬌望著眼前這個男人的背影,他很好,無可挑剔,總是像港灣等待著回航的船隻,像燈塔指引迷航的漁人......那到底是為什麼不可以? 想起志明,春嬌心裡會有無限的安全感,卻少了心動的感覺。十八歲的春嬌無法把這樣的情愫具體的說出來,也或許那個年紀的她還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一段愛情。

背對春嬌的志明伸手到後面的口袋,掏出一包面紙、摘下眼鏡擦拭,春嬌在後面看到志明擦完眼鏡並沒有戴上眼鏡,也沒有丟掉紙巾,反而是拿起紙巾擦拭自己的臉,那個位置大約是眼睛。春嬌快步走到志明身邊

「你在哭?」
「沒有,風沙吹進眼睛裡。」

老梗的答案沒有說服春嬌,這一幕讓春嬌多年以後仍然記憶深刻,但是無助於改變答案。

之後,志明仍然關心著春嬌,即使知道大一的生活必定精釆,卻不曾過問春嬌有沒有遇到喜歡的人,只是在幾公里之外繼續做著港口和燈塔守護著春嬌,偶爾帶著春嬌去逛他目前就讀的研究所校園,就像春嬌高中那時一樣。


                   


大一上春嬌認識了一個能文能武的男孩,拿起筆寫出來的詩讓評審老師無法下評,直接給他第一名;在球場上,183公分的後衛在球場邊有一群後援會。只是文武全才不代表感情的EQ也高,半年後春嬌離開這段令人窒息的愛情。

兩年後,志明就要從研究所畢業,就要離開這個有春嬌的小城市。電話裡志明問春嬌

「現在,還是無法喜歡雙魚座的男生嗎?」
「嗯。」春嬌盡量迴避直接了當的字眼。

那個時候春嬌正苦戀著同系的學長,談著模糊曖昧的苦澀戀情。那是一個會跟春嬌談論當期天下雜誌內容、會帶春嬌去看雲門舞集表演的男孩,春嬌總是抬著頭仰望這個閃耀光芒的學長,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層次以追趕遙不可及的他。不過,學長一直都未曾給春嬌明確的答案,直到學長的前女友回到他的懷抱......。春嬌大四那年,收到學長梢來的信,信是從離島的軍營寄來的,雖然對信封裡面的內容有各種可能的猜測,但是那時候春嬌已經有穩定交往的男友,於是信封拆都沒拆就拿去碎掉。


                                


春嬌畢業之後,準備考試、找工作、換工作、再準備考試.............,只知道志明退伍後進了一間大企業,一進去就是主管的位子,兩人維持著收耶誕賀卡、過農曆年拜年這樣簡單的聯絡,過了好幾年。

一個年初五,春嬌接到志明的電話,問她願不願意出來走走,車子正停在春嬌家巷子口。

春嬌沒有問志明目的地是哪裡,看車子行駛過的路線,似乎目的地是淡水,在車上志明平靜的問候春嬌工作狀況如何。

兩人頂著刺骨寒風坐在漁人碼頭,

志明說「年後,大概四月初吧,我要訂婚了」
「嗯,恭禧你。」一如十年前那次的回答一樣的平靜。
「她,比妳大兩歲,一樣是雙子座,跟妳住在同一個城市,好奇怪,我是不是跟那個城市的雙子座女生特別有緣,呵呵.....」

回程的路上,志明放在檔風玻璃下的手機響了。

「我...跟朋友在書店......來不及回去,不用等我了。」接下來一直在解釋為何趕不回去。

大概是他的未婚妻吧,但是直接坦承人在淡水,不就不用擴大說明為何趕不回去。春嬌閉著眼睛裝睡到家,逃避車內尷尬的氣氛。感覺車子好像已經到了春嬌家的巷口,志明卻一直沒有熄火,也沒有叫醒春嬌。一直到春嬌裝不下去睜開眼睛,志明說「看妳睡得熟,就沒叫醒妳。」


                               


志明訂婚那天晚上十點多,春嬌接到志明的電話

「我...今天訂婚了......」
「我知道。」
「宴會九點結束,禮服已經還了......」
「嗯。」

對話中斷了大概有一分多鐘之後,志明先打破沉默問「妳知不知道世界上有哪個國家允許男人娶一個以上的老婆? 土耳其? 約旦? 伊朗?????? 如果可以的話,我要搬去那裡!」
「你是不是喝很多酒?」
「我沒有,我現在再清醒不過。」
「你累了,快去洗澡,早點睡。......你.....一定要幸福,這件事我會在意一輩子。」

前幾年,春嬌的婚禮上,看著成長投影片,發現新郎......是雙魚座。我問春嬌「妳現在又怎麼能跟雙魚男在一起了呢?」春嬌沒有正面回答「呵呵,志明如果知道我嫁了雙魚座的男人,會怎麼想......」



                                 



很久以前讀過一篇文章,裡面有個片段:地上的石頭想望著樹梢的葉子,葉子卻想望著來來去去的風,風,卻只是穿梭在樹葉間,不曾帶走什麼............。



p.s.CD本來就沒有附歌詞,努力的聽一陣子以後記下來這些,有聽錯請好心通知我。

 

 

自由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